陕西富平贩婴案被告人张淑侠一审被判死缓(图

  中新网1月14日电备受社会关注的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儿童案今日上午9时在渭南中院公开宣判。张淑侠犯拐卖儿童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3年7月16日,陕西富平县薛镇村村民董某(23岁)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过程中,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张淑侠告知董某及其家属“新生婴儿患有病及先天残疾”。于是,新生婴儿父亲表示自愿放弃并自行委托医生张淑侠对新生婴儿进行处置。随后,婴儿家属质疑婴儿被拐卖,并向富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案。

  经初步调查,此案系一跨省拐卖婴儿团伙案件。7月16日晚,在董某分娩后,张淑侠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放弃对婴儿治疗并交由自己处理。在此过程中,张淑侠与山西的犯罪嫌疑人潘某取得联系,17日凌晨3时,潘某、崔某驾车从山西来到富平,从张淑侠家中以2.16万元将婴儿买走,后又以3万元将婴儿贩卖给其他犯罪嫌疑人。

  案发后,不断有曾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生产的产妇和家属,向富平警方报案,他们怀疑自己在富平妇幼保健院出生的孩子也曾被医务人员用相同手法进行处理。

  2013年12月30日,渭南中院依法公开审理了张淑侠拐卖儿童一案,检方指控张淑侠参与拐卖6起共7名儿童,并导致1名儿童死亡。在庭审中,法庭就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张淑侠拐卖儿童的犯罪事实及量刑情节进行了法庭调查;对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就定罪量刑进行了充分辩论。

  检方指控,张淑侠的行为违背职业道德、藐视国家法律,将新生婴孩出卖给人贩子,其行为不仅触犯国家法律,同时令社会公众对医疗机构产生不信任感,形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被告人张淑侠拐卖婴儿数量达7人,且在拐卖过程中致1名婴儿死亡,具有从重处罚情节。

  辩方认为,经过对6起拐卖儿童案件的分析,张淑侠主观恶性较小,且张淑侠有主动向警方交代问题的情节,法庭应考虑对张淑侠从轻处罚。

  在法庭最后陈述中,张淑侠痛哭道歉,她说:“我怀着内疚的心情向受害者家属表示深深的歉意,为了经济利益我将家属放弃的新生儿送给他人牟取好处费,触犯了国家法律,应该受到法律制裁。”法庭宣布将对该案择期宣判。

  有法律专家表示,虽然张淑侠在庭上表示“认罪伏法”,但有罪判决的做出还需要基于严密的证据链。在量刑上,类似多次拐卖儿童的犯罪一旦坐实,很可能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乃至更重的处罚。

  随后的2014年1月6日,与张淑侠拐卖儿童有关的事业单位人员涉嫌失职罪一案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原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王莉、原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姚军民、原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高文平、原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房临时负责人司欣出庭受审。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文平、司欣、姚军民、王莉四人,身为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致使张淑侠自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期间,利用其作为产科医生的便利条件,趁机从医院将多名婴儿抱出拐卖,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构成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1. 2013年7月16日,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来某、董某所生男婴有病为由,让家属签字放弃婴儿。当晚通知山西省临猗县的潘某。让其以21600元的价格将男婴买走带回家中。后潘某以59800元的价格将婴儿卖到河南。该男婴已被解救并送还。

  2. 2013年5月29日,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王某艳所生的双胞胎女婴有病为由,让家属签字放弃婴儿。后张淑侠将两名婴儿抱回家中,打电线元的价格将两名婴儿买走带回家中。后以46000元的价格将其中一名女婴卖到山东;另一女婴寄养他人家中。后两名女婴均被解救并送还。

  3. 2013年4月份的一天,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保洁员杜某德在医院儿科将黄某妮所生并被家属放弃的一名女婴抱回宿舍,后打电话将此事告诉被告人张淑侠。张淑侠遂电线元的价格将女婴买走带回家中。后该女婴死亡被抛弃。

  4. 2013年2月28日,被告人张淑侠在自己家中为武某娟做手术产下一女婴,以该女婴有病为由让家属放弃。后张淑侠打电线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买走带回。其后潘某以46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卖到河南。该女婴被解救并送还。

  5. 2012年4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得知赵某涛、贺某娜要将所生女婴送人,遂打电话联系潘某。潘某和崔某即驾车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20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从张淑侠处买走,张淑侠将其中15000元交予赵某涛。后因女婴家人反悔,张淑侠让潘某将女婴送回交还。

  6. 2011年11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得到住院生产的尚某霞、赵某良夫妇放弃的男婴,遂打电话联系潘某,潘某将该男婴买走带回,以47000元的价格将该男婴卖到山东。该男婴已被解救并送还。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近日,富平新生儿被妇幼保健院医生“处理”一事经本报报道后,引起高度关注。目前,3名嫌疑人已落网,其中两人被刑拘。同时,不断有家属向本报反映孩子刚出生被医生“处理”,截至8月1日,已有7个类似家庭。

  2013年7月27日,《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张某侠劝说产妇董某放弃新生儿》引发高度关注。28日,富平县薛镇的另外两户人家向本报反映,早在2006年,同是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他们的婴儿刚出生后,也是在张某侠的劝说下,交由她私自处理了。